忘了自己的年紀也忘不了唱詞 安海97歲許自周:85年的“嘉禮戲”歲月

晉江新聞網2019-07-03 08:36

  晉江新聞網7月3日訊  12歲入“嘉禮戲”班開始學藝,專注“嘉禮戲”85年,轉眼今年已是97歲高齡的“嘉禮戲”老藝人許自周,哪怕如今記憶衰退到記不清自己的年紀、眼睛看不清楚、耳朵也聽不清了,但一提起“嘉禮戲”,便立刻神采奕奕,張口唱起念白。哪怕腿腳不便了,讓他演上一段的話,他也會立刻放下拐杖顫悠著站起來操縱起木偶來……

       許自周是安海鎮新店村人,也是村里最老的“嘉禮戲”老藝人。“嘉禮戲”即提線木偶戲,在閩南地區,俗稱“嘉禮”,2006年,泉州提線木偶戲入選首批“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而在許自周的家鄉——安海新店村從清代咸豐年間從有村民從事“嘉禮戲”的演藝。從小開始演“嘉禮戲”,一演便是85年。如今,高齡身體不便的他偶爾還會被村民請到村里的舞臺上演上一段,他說,他想演到再也動不了的時候。

5月24日,許自周在村里演出時唱了一出《父子狀元》。

  85載人生如戲 再遠的路都走著去演嘉禮

  都說戲如人生,97歲的許自周的人生亦如戲。在他記憶還好的前幾年,他常常會和他的家人說起自己的嘉禮歲月。

  為了生計,12歲那年,許自周跟隨著父親進了嘉禮戲班子,父親在戲班子里吹噯仔(嗩吶)。因為嘉禮戲只在紅事(喜事)時,如結婚生子、建新屋及“敬天公”、元宵節等場合才出現,因而被視為好事的象征,演出嘉禮戲的演員被稱為“嘉禮先生”,受到民眾的歡迎。父親想著讓許自周學一技之長,不僅能討口飯吃,還能夠得到鄉民的歡迎。

  于是,小小的許自周進了村里的嘉禮戲班子,那個時候嘉禮班有十多個人,像他一樣小的學徒卻不多。戲班里的每個人都成了他的老師,操弄木偶、敲鑼打鼓、吹拉彈唱,他都得學。“在嘉禮戲里,一個人要扮演多個角色,生旦凈丑都要會唱的。”說起遙遠的學藝時期的事情,已然不記得自己年紀的許自周卻依然記得當年自己是如何學習牽線指法、如何苦練唱腔,練習念白的。“天沒亮就被叫起來練習臂力和指法,四五斤的提線木偶一提就要練好幾個小時。”戲班子出戲的時候,沒出師的他也要跟著四處轉場打雜。三年后,他被慢慢帶著上了臺,正式開始了自己在嘉禮戲臺上的人生。

  那是上個世紀30年代,鄉村生活沒有其他娛樂,逢年過節或者喜事,村民請上一臺嘉禮戲,是非常隆重而熱鬧的,會吸引十里八鄉的人來看。于是,十五六歲的許自周開始了終年的走村出戲的生活。漸漸地,他開始獨當一面,成了戲班子里的主力。

  在閩南,除了節慶演出多,結婚、周歲、祠堂落成、敬神等活動邀請他去演出的更多。可是,雖然很受歡迎,戲班子的收入卻不高。后來,他的許多伙伴漸漸都去尋找更賺錢的活計,只有少數人和他堅持了下來。為了養活家人,在沒有出戲的時候,許自周開始做各種雜活:他賣過雜貨、糊過紙(紙扎)、編過高粱掃帚,帶著自己做的掃帚去深滬等地賣。盡管如此,他卻沒有忘記嘉禮戲,干活的時候,他的嘴上也不會閑著,念著唱白哼著腔調,“生產隊的時候,白天賺工分,晚上回來還是會忍不住操縱起木偶來上一段。”

       一轉眼,他與嘉禮戲打了一輩子的交道,漸漸地與嘉禮戲成為一體。92歲的時候,他依然接著戲,依然要自己走著去出戲。過去,沒有交通工具,他和戲班子的伙伴靠著兩條腿在晉江的各地行走,每次有演出,他總是天還沒亮就開始走。哪怕到后來有了交通工具后,他依然選擇走路,無論去英墩、靈水,還是去馬坪、英林……

4月20日,許自周在“許集美紀念碑揭牌儀式”上表演

  哪怕忘記自己的名字也忘記不了嘉禮戲

  從12歲開始學藝,到登臺演出,一直到92歲,許自周還在活躍在舞臺上。那時他還很健康,還能自己走遠路,記憶也不錯。但是93歲那一年,他不小心摔了一跤,這之后記憶已經大不如前,常常忘記自己是誰忘記自己要做什么。那一次他接了靈水的戲,一大早就出發開始走,準備去赴演出。可是這一次,他忘記了自己的演出地點,將后鄉記成了前鄉,錯過了戲。從此,家人怕他走丟,再也不讓他出去接戲了。

  如今他滿頭白發,腿腳不便,記憶也衰退了,他不記得自己幾歲了,卻記得人生第一出戲叫《父子狀元》。到現在,這部戲依然是他最深刻的戲,每當有人叫他來一段,他張口就能唱出“小人姓竇名濤,字德卿,秦州府高陽縣人氏……”

  “現在問他什么,他都不記得了,但是一說嘉禮,他卻都記得。”許自周的兒媳婦說,每當村里有人問他要不要出戲,他總是精神一振,說“好啊!要啊!”如若有人來找他學,他總是很樂意,問他要不要收學費,他總是大手一揮,“當然不用啊。”

  這天,村里要有一場嘉禮戲的演出,許自周的外孫許大限跟他說,“走,我們也去演一出!”老人聽了便立刻開心地說“好啊!”拿起拐杖就往門外走。哪怕是被扶著上的舞臺,可是一拿到木偶,便是扶的人也不要了,拐杖也不要了,顫顫地站立著整理起木偶的線來。只見他手法熟練,幾十條線在他手上靈活跳動,當鑼鼓響起,他高聲念起唱白,雖然發音已不是很清澈,但是一字一眼都認認真真的唱著,他調動線絲,讓木偶做了作揖的動作……“一個提線木偶少則三四斤,重則十幾斤得的提絲木偶,他現在還可以提起唱上半小時。問他手會不會酸,他總是說演嘉禮高興啊怎么會酸。”許大限說。

  如今,晚輩心疼他,不愿意他再操縱木偶,可是,他卻說,我現在還能唱呢,我要演到演不動才可以。

  也許,這是他從事了一輩子嘉禮戲的心聲了吧,才會忘記自己的年紀也忘記不了嘉禮戲的唱詞和手法。

       記者_黃海蓮、吳清華 采寫

標簽:非物質|文化|遺產|安海|嘉禮戲
編輯:林琳
蚂蚁博士时时彩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