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坑58歲楊桂林:守藝“黑漆金畫”46年

晉江新聞網2019-07-24 08:55

  晉江新聞網7月24日訊  一尊人物、一幅山水,或者一張吉祥圖,在傳統手工藝人楊桂林看來,都有它的生命和靈魂。今年58歲的楊桂林生于晉江內坑,是一名多才多藝的民間書畫藝術家,創辦有“藝林苑文化藝術中心”,擅丹青、長書法、精彩繪。可對于楊桂林來說,有著2800多年歷史的閩南民間工藝——“黑金推·瀝金畫”才是其成就最高的一門技藝。因長期從事民間繪畫的緣故,楊桂林對傳統文化也不斷探索和研究,如今,他正致力于這一技藝的推廣和傳承。

  12歲起習藝一干數十年

  說起“黑金推·瀝金畫”這項傳統技藝,想必大家都挺陌生。但若說起閩南傳統的“古眠床”上面繪制的精美黑漆金畫,你或許會恍然大悟:原來就是那些嵌在床頭幾百年不輕易褪色的花鳥人物圖案。

  每天早上起床,沏上一壺茶,將古眠床上的黑堵擦拭一遍,是楊桂林多年來的一個習慣。“最早接觸黑金推·瀝金畫是從古眠床開始。大概是12歲還在念書的時候,我就一邊讀書一邊開始跟著英林鎮柯坑村一個姓張的老師傅學畫眠床。老師傅會邊教畫邊給我講繪畫背后的相關歷史故事和人物傳說,年幼的我聽得如癡如醉。一晃眼,至今我已入行40多年了。”楊桂林告訴記者,“黑金推·瀝金畫”這一傳統技藝從古至今廣泛應用于宮殿、寺廟、祖祠、古民居、古建筑,以及木制器物、家具等。該傳統技藝分為兩部分,其中,“黑金推”是油漆部分,“瀝金畫”是美術部分。整個技藝的制作流程都是純手工,以材料美、人工美、藝術美三結合,具有豐富的表現力和獨特的藝術魅力。

  “差不多到16歲的時候,我就結束了傳統規定的3年4個月的學徒生涯。此時,我也已逐漸掌握了黑金推·瀝金畫的技藝,并親手做好了自己的第一個獨立作品——自己結婚用的眠床。”高中畢業后,楊桂林除了繪制古眠床畫,他還到晉江、同安、永春等地,兼職創作門神、財神等彩繪,做寺廟等古建筑的修復工作。上世紀90年代初,古眠床漸改為新式床,聰慧的楊桂林又將繪畫工藝應用到了閩南高甲戲的布景繪制上。

  令他引以為豪的是,2008年間,他參加了北京故宮修繕彩繪工作。當時,他和女兒在北京故宮游覽,碰上工人們在對一些雕梁建筑進行修繕,準備迎接60周年國慶,偶然得知缺少人手。經過毛遂自薦后,楊桂林留下來參與了故宮雕梁建筑重新彩繪修復與頤和園新文化長廊創作。這次經歷,讓他對中國宮殿古建筑有了更深刻的領悟。

  鄉愁的見證和傳承

  “黑金推·瀝金畫凝聚著古代先人的勞動智慧與結晶。對于海內外鄉親來說,古眠床上的‘黑金推·瀝金畫’應用不但是一件日常用品,更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同時也是海外僑親對這一傳統技藝的喜愛和珍惜,游子們對于家鄉的一種念想,是‘鄉愁’的見證和傳承。”在多年的職業生涯中,楊桂林向記者提起了一件親身經歷的事。

  2016年,楊桂林應邀為一張古眠床修補“瀝金畫”。這一古眠床的主人是一位菲律賓老華僑,在家鄉長大、結婚,其后前往菲律賓居住謀生。幾十年后再次回到晉江探親,看到當時這張“從爺爺輩傳承下來留給自己結婚用的眠床”仍十分耐用,感慨萬千,憶舊懷新,決定把這張具有紀念意義的古眠床重新油漆修整,并運往菲律賓。楊桂林被引薦修補時得知了其背后的故事,十分感動,3天的工時僅收取了800元修補費,并積極幫助老華僑聯系工匠,為其配齊了櫥桌、臉盆架、梳妝臺等閩南傳統家具。

  致力創新進校園傳技藝

  多年來,楊桂林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同時,也不斷注入創新元素。他指著一幅作品的照片介紹,“以前古典的畫法只注重圖案的形狀,并不注重立體感,我就將民間技藝、傳統技藝和西方的油畫融合一體,使得圖案更具立體感和觀賞性”。

  楊桂林表示,古建筑目前在閩南地區仍受青睞,但缺少相關的專業人才。“一方面,黑漆金畫工藝工序十分繁瑣,需要純手工制作,很多人無法接受;另一方面,黑漆具有刺激性,有的人接觸后容易過敏。所以,很多人不想學。”為此,他在家里開辦培訓班進行技藝傳授。“下一步,我打算結合孝文化、傳統家訓家風,傳授這門技藝,將其發揚光大。”

  近幾年,楊桂林還有一個更大的興趣,那就是他一直在整理收集黑金推·瀝金畫的相關材料。在他的努力下,今年6月份,黑金推·瀝金畫入選晉江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對此,楊桂林表示:“我從事古建筑彩繪的時間太久了,有幾十年。現在,閩南建筑上的漆面很多都被化學油漆取代了,我想讓這種技藝的表現方式在社會發展中進行傳承,創新發展。”

  時常,有人拿著未上漆的琵琶找到他,希望在傳統樂器上展現老手藝。時間除了打磨技藝,更賦予了楊桂林更加豐富的生活。他笑著說:“這不只是一門技藝,更是像我這樣的老手藝人的一種人生樂趣。”

  記者_黃海蓮、吳清華、陳巧玲

標簽:非物質|文化|遺產|黑漆金畫
編輯:林琳
蚂蚁博士时时彩在线计划